IMAG1702  


註1:在寫這篇文時,我還沒有看過電影,這篇文純屬聽完座談會後的感動,雖然這篇文關於劇情的描述不多,但是若是這些描述有些微差距還請見諒。

註2:劇情方面應該無雷,但是拍攝手法和導演的想法有些雷,不想先知道的人請不要輕易踏入地雷唷!

 

  很多國片上映都有舉辦映後座談會,像是星空、女朋友男朋友……等,但是我每次去看電影,都忘記找那些時段去;這次《逆光飛翔》的導演和男主角裕翔來到我們學校舉辦座談會,對我來說是很難得的機會,也是很棒的經驗。

 

  「電影是另一個世界。」導演在座談會一開始就這麼說了:「生活中有很多限制,但在電影裡的角色沒有那麼多限制,他們可以有挑戰的勇氣。」

 

  這部電影是關於一個視障者,裕翔,和喜歡跳舞的小潔的故事,是關於「看見」與「看不見」的故事。

 

  看得見的人有看不見的時候,也許是盲目過活或是因為某件事陷入迷惘;而看不見的人未必什麼都看不見,也許他比任何人都勇敢,很多事情也看得更清楚。

 

  會後有位同學提問,他問導演,這部電影創造出的世界,有沒有滿足導演對裕翔的期待(大概是這樣,因為同學提問的聲音很小,我沒有聽得很清楚。)

 

  導演回答:「電影滿足現實生活中無法辦到的事情,現實中的裕翔其實很害羞靦腆,而電影裡的裕翔則是較有勇氣和自信;而經由電影,裕翔體會了有自信的感覺,也許在現實中,就能給自己多一點勇氣去嘗試更多種可能。」,他還說:「某方面來說,電影也是一種心理治療吧!」

 

  我很喜歡這一段話,這讓我想到楊雅喆導演說過的「分身」,也許他們倆者要表達的意思不相同,但是有一個相似的地方,那就是他們或演員或電影裡的角色,都是透過電影在互相超渡、互相給對方找到出口。

 

  另外,導演提到,關於身障人士的電影或影片,往往都帶有一種同情和關懷的刻板印象,他希望打破這個刻板印象。

 

  怎麼打破呢?電影裡導演安排了他的朋友和室友;朋友之間,本來就會互嗆、互開玩笑,管你是誰,有怎樣不同的過去,朋友就是那樣相處的,沒有令人尷尬的刻意的同情的感覺,朋友之間的相處是很舒服的。

 

  「生命中遇到對的人,他們會成為你前進的力量。」導演說。我想,大概就是指裕翔和小潔還有他的朋友們吧!

 

  裕翔和小潔他們都有夢想,應該說人人皆有夢想,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,其實家人、或者自己認為很重要的人的支持也是去實踐時很重要的勇氣來源。裕翔的媽媽支持他,所以他放手去做;而小潔呢?她的家庭認為,學跳舞什麼都不能做,她也因此有所迷惘,兩人相遇之後,彼此的追夢之路就展開了。

 

  另外是關於電影的部分形式,導演特別提到光和聲音的表現。

 

  首先要提到導演和裕翔的認識,導演說,他們是在2005年的一場頒獎典禮中認識,當時他接到case要幫得獎的人拍攝紀錄短片,那個時候的他還是學生,在找要拍的對象時,他也去了頒獎現場,他看到裕翔彈鋼琴時,那種自信、那種神采,於是決定拍他。

 

  裕翔說,他雖然看不到,但是有感光能力,所以電影裡有一些光的表現,大概是想表現他眼中的世界。

 

  聽完了座談會,我覺得真的很棒,以後看電影也要去聽座談會。因為座談會,是創作這部作品的人直接與你對談,也許你會因此發現你沒有看到的東西。

 

  我和朋友預購了票,準備要去電影院看這部《逆光飛翔》,有興趣的人也一起進電影院去欣賞這部電影吧!


最後,附上電影預告。

文章標籤

靜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