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靜韌、關於伏筆
喜歡寫各種故事:)

※黑色嘉年華(狂歡節)同人衍生/CP:平門X燭/同居設定有

  「回去以後傷口不要碰水。」

  二號艇艇長辦公室裡,剛進行完秘密的看診,原因是平門執行某項任務時受了傷,為了不讓除了平門和上級機關以外的其他人得知這項機密的任務,所以讓燭一個人單獨前來替他治療。

  「可是燭醫生,這樣我該怎麼洗澡才好呢?」平門放下剛剛一直抓著的衣角,遮住紗布層層重疊的傷口,但是白色的襯衫上,大片血色的痕跡仍令人怵目驚心。

  「這是你活該,你就不要洗吧!」燭一邊收拾醫療器材,一邊回答道。看似專注的他其實不時的會分心去看那片血跡。平門的任務是順利完成的,而會受傷,則是在回來的過程中,不小心跌倒又撞上尖銳物所致。這種原因,說有多笨,就有多笨,根本是自作自受。

  傷口仍隱隱作痛,但看著燭,平門的嘴角卻無法控制的上揚,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:「嗯——?但是,忙了一天,流了很多汗呢!這樣的話,你也不介意?」

  其實平門在診療的期間一直想著,要怎麼延長他們相處的時間,雖然他們現在住在一起,但是在不同的單位工作,他就是覺得不夠。

  而他的策略顯然成功,應該說,燭哪次不是受到他的刺激又跟他吵起嘴來?因此,本來準備離開的燭,聽到這句話,又忍不住放下醫療箱,回頭對平門說道:「那你就去睡沙發,不然我今天不回去也沒——」

  話未說完,絲質的觸感抵上他的臉,平門輕輕地摸著燭說道:「逗你的,我今天會洗澡的。」

  「……在我回家以前。」燭小聲咕噥著,一邊覆上平門的手,就這樣停留了近一分鐘之久。

 

  回到研究塔後,燭一邊寫著平門的傷口處理報告,一邊想起剛剛的對話。

  他還以為,平門會乾脆順勢問他,要不要幫他洗澡以避免傷口碰到水之類的問題。

  如果他問的話,也許可能百分之零點零一他一定會答應的,畢竟傷口碰到水會讓情況變糟,到時候麻煩的還是他。

  對,就是這樣。

 

  然而在譴責之下,沒有說出口的是超出對方想像的擔心,上頭用機密急件召喚他過去為平門治療的時候,他還以為,那個好幾次將他嚇醒的惡夢將會成真。

  到了辦公室看到腰間被血給染紅的平門,沒有躺在特地為他準備的病床上,反而坐在沙發上,一隻手壓著傷口,另一隻手企圖脫下黑色西裝外套,畫面意外的滑稽。

  他走了進去,一句話也不說地幫對方脫下外套,掀起襯衫,示意對方拉著,便開始為他治療。治療期間有一搭沒一搭的講話,才從中得知他受傷真正的原因。

  雖然覺得他是自作自受,但不免還是鬆了一口氣。至少他還在。

  

  ❤

 

  由於平門每天晚上堅持到研究塔接他,或說逼他回家,所以燭最近也比較常自動自發的回去。

  而且今天……他也已經答應了會回去。

  每次平門來研究塔時,那種態度和笑容,總是讓他害怕別人看出什麼,平門大概也是知道這點,才會刻意每天都來吧!

  但是那傢伙不知道的是,他還在意著,研究塔那些護士對平門的崇拜與愛慕。每當看著她們,又看了看自己,就會切實地感受到自己是個男人。

  而平門也是。

 

  下班過了有段時間,他收拾幾份文件,準備帶回家加班。一般來說,他是不會這麼做的,如果有東西很想完成的話,通常會完成後才離開。

  但是今天不同,他總掛念著平門的傷口,總覺得,還是要回去看一下才安心。

  真是的,平門可不是什麼小孩子了吧!

 

  打開了門,家裡卻沒什麼動靜。

  難道平門還沒回來?或已經睡了?

 

  走進臥房後,卻看見平門恰巧從浴室走出來。

  「燭!」浴室的煙霧蔓延至臥房,但是平門卻仍穿著整齊,看起來不像剛洗澡完。

  即使如此,他仍問道:「傷口沒有碰到水吧?」

  平門面露困擾,而燭很喜歡觀察他「不是以艇長身分」時的表情,這種時候他往往表現出常人會有的情緒,讓人知道他並不是無敵的,但是特別平易近人、特別吸引他。

  「沒有呢,雖然放了洗澡水,但是完全不知道怎麼洗。」

  「那我……」幫你吧。

  「你先去洗吧!水都放好了,還是不要浪費。」平門說完,便越過燭坐到書桌的椅子上。

  沒有說出口的話無論如何都很難說出口,燭啞口無言,於是也只好先洗澡再說。

 

  將全身浸泡在熱水中,燭卻滿腦想著平門的事情。

  要怎麼樣,才能向對方傳達自己的想法,看似簡單的課題,卻在實務上十分難解。

  他和平門並不是心意不相通,他們甚至已經同住,但是還是有些話無法確實表達。

 

  ❤

 

  打開浴室門,原以為平門也許睡了,或也許還坐在書桌前,但出乎意料之外的,卻看到他站在衣櫃前,裸露著上半身。

  透過鏡子,平門精實的身材一覽無遺,雖然無論是健康檢查或是在無數個夜晚時都看過了,但此刻他的感受卻完全截然不同。

  腰間的紗布讓視覺延伸到還繫著的皮帶,整體看來有幾分性感。

  「燭?」平門查覺到從浴室出來的燭站在原地許久,發出疑問,「怎麼了嗎?」

  燭甩了甩頭,把還濕著的頭髮給甩出了幾個水珠,接著回神。再怎麼樣也不會承認自己剛剛心動了一下才愣住的。

  「在想,要怎麼幫你洗澡……」話一說出口,燭便發現自己講了不得了的事情。

  而平門也沒漏聽,「燭,你真是主動呢!」

  聽到平門這麼說,燭連忙解釋道:「我是說、幫你想辦法不讓傷口碰到水。」

  而平門忍不住大笑了起來,表情卻抽動了一下。

 

  「還很痛?」

  「……」平門先是沒有回答,許久,回答了句:「不會。」

  燭這麼說了一句:「你以為誰是醫生?」接著走向平門,微蹲,輕輕地摟了對方的腰,低頭輕吻了貼了紗布的傷口。

  平門身體一顫,穩住迅速在體內流竄的異樣感受,說道:「親愛的小燭燭,我還沒洗澡喔。」

  燭沒有想那麼多,也許、只是,突然很想擁抱平門而已……但他不示弱,「那種事情不用在意。」

  平門收起玩笑的口吻,很小聲地說道:「我已經沒事了,不要擔心我,燭……」

  比平時更沙啞的喉音,燭將擁著對方的手收得更緊了些。

  「接下來會怎樣我可不管喔!」平門回以一樣的力量與燭相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/1/19 #

 

❤❤❤你們接下來快怎樣!快快快!(欸)之後記❤❤❤

事隔一個學期,靜韌又回來了,感謝你們又看完了一篇文章>///<

其實一直不想消失這麼久,但一開學就很忙,等到閒下來,已是期中考,然後一個回神,就、放寒假了//

在發表文章之前察看了下留言,最近有好多平燭的同好出現,真的很開心~

如果說大家喜歡我的小說的話,不要害羞快留言給我吧哈哈哈哈哈哈a0207912beea98ad0dbc845f8abb62a9_w42_h15  

 

然後這次會寫這篇是有原因的~就是前天在噗浪上看到小御畫的,平門出浴圖ea1322a3aec8439064bfc4d5815e167a_w46_h20

然後就興起了寫這篇的念頭,

在即將出去帶營隊的前一個晚上, 終於把文章寫完了~(對了帶營隊沒網路所以回來又是一段時間了嗚嗚

其實本來是想寫浴室play的 下次再寫吧XDD  這篇想著重的點在於燭的那一吻(掩面

雖然說寫小說寫到自己萌的說不出話來是有點那個,但是不得不承認我在寫的時候萌到好想大叫啊啊啊啊!

p.s.風翎昨晚剛完成了「鎖屏」圖,我想請她幫我畫一張,難以形容,其實我想請她畫最後這一幕(翎妳一定有看到對吧XDDD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靜韌 的頭像
靜韌

伏筆。靜韌(SiLence)

靜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風翎
  • 你刁難我wwww
    明知我不會畫男生wwwww
  • 這是練習的好機會喔~~(眨眼★

    靜韌 於 2014/01/19 02:35 回覆

  • 風翎
  • 眨眼咧wwwwww
    請再次詳細說明你要怎樣的...我再考慮w
    相擁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