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靜韌、關於伏筆
喜歡寫各種故事:)

※差點忘記說……此篇為BL,慎入

 

  絢爛的煙火在天空中綻開,河堤旁、陸橋上,無論是小孩子、年輕人、大人還是攝影師們都紛紛發出驚嘆。

  眾人還在熱烈討論上一個呈半圓放射狀的橘黃色花火時,天邊再次出現燦爛無比的煙花,遠方這才發出巨響,真實的如同就在耳邊一樣,,有這麼一刻他們都是這麼想的:天空好像永遠都不會暗下來,煙火永遠會如此燦爛。

  「煙火真漂亮呢。」擁擠的人群中,旁邊的愛人偷偷地拉了拉自己的衣服,他們倆都穿上了浴衣來參加這場盛會。

  事實上他們剛從台北地下街的浴衣祭趕來這裡,所以觀看煙火的位置並不是那麼好,甚至他都得踮起腳來才能看到煙火的全貌,何況是身旁比自己還矮的愛人。於是他問道:「你真的有看到嗎?」如果可以,他想像一旁熱戀中的年輕愛侶那樣,把愛人背在肩上,讓他能欣賞這美麗的畫面。

  「恩,看得到一點點喔,」愛人小聲地說道,「只要在你身邊,什麼都很漂亮。」

  他看著愛人頭上剛剛半笑鬧中側戴上的面具,是在地下街買的,那裏的幾個大廳不但裝飾上了五彩繽紛的藥球,甚至還有竹枝和許願的紙條、繪馬,另外設立了撈小雞玩偶、吊水球、巧克力香蕉跟面具的攤位,頗有日本祭典的氣氛。

  他們買了一個面具,一個面具還不便宜,他買好了之後,節儉的愛人還賭氣了一下下呢。

  他用力地牽起愛人抓著自己衣服的手,接著緊緊地握著。

  「喂……」對方顯得有些緊張,「等等被人看到……

  「才不會呢!人這麼多。」他更大力的握住對方的手,似乎是這樣就能傳遞勇氣似的;感受到對方也回握的力氣,他幸福地笑著,煙火於是又再度點燃了夜空。

 

  「鈴鈴鈴。」他的美夢就這樣被鬧鐘給打斷,在那之後已經過了三年,他還是幾乎每天都會夢到那天的情形。

  稍微摺好棉被、刷牙洗臉之後,他換上西裝就準備出門上班了。

  踏出門之前,他又看了眼收在玻璃櫃裡的面具,那是在三年前愛人所留下的。說是「愛人」,但是現在又好像不是,畢竟自從兩年前分開之後,兩人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了。

  最近老是忘東忘西的他,卻怎麼也忘不了那個日期。八月十四日,聽說是綠色情人節,喜歡植物的愛人特別重視這一天,他也說好要帶他一起去爬山,但是……

  甩了甩頭,那都是過去的回憶了,如今再去回想有什麼用呢?其實一切得怪自己,如果在那場煙火節中,自己不要只是沉浸在幸福與花火的絢爛,而是多多觀察愛人的表情,那也許愛人就不會離開自己了吧!

  原本以為會永遠的,如今他大學也畢了業,比起永遠這件事情,他要在乎的好像是如何適應這個社會。

  像是辦公室的人際互動,就是他很不拿手的項目;但在同校學長的帶領之下,最近他卻越來越習慣於這種交際。的確讓自己工作起來方便而且開心一點,同時有什麼好康的,或是什麼小道消息也會跟自己講,但是這樣近乎偽裝的交際方式還是讓他經常在深夜時譴責起自己。

  「聽說轉角開了一間花店,有個店員超正的!」午休時間同事的閒聊話題引起了他的興趣。

  對於女生並沒有太大興趣的他當然不是去看什麼超正的女店員,吸引他的是「花店」。

 

  下班的時候他忍不住繞去那間新開的花店瞧瞧,小小的花店外頭掛著藤蔓類的綠色植物,地上則是擺了好幾桶不同種類的花,花店彷彿置身於森林裏頭;而那裏並沒有什麼超正的女店員,只有一個看上去約莫大學生年紀的男孩。

 

  但是他知道,那並不是什麼大學生。

 

  「吶同學,你是我們學校的嗎?」走近一看,一個穿著時髦的女大學生像是在搭訕他似的。

  「我大學讀台南的學校喔。」正在修剪盆栽的男孩笑著說道,「說起來也畢業兩三年了呢!」

 

  原來他後來轉去台南唸書嗎?跟我還差得真遠,果然是不想再見到我了嗎?

 

  前者明顯退縮了幾步:「啊,是嗎?那、那我、我們社團要用到植物布置……你有什麼推薦的嗎?」

  「那我會推薦這個唷,」少年認真的拿出一盆類似黃金葛的植物,「偶爾澆點水就能活得很好,也不用擔心弄濕地板。」

 

  這個在他們之前一起租的房子也有養過,一直以來都是他在照顧的;他離開之後,雖然很想要把那盆植物養活,但不是澆太多水導致植物淹死,就是太久忘記澆水而讓植物枯死,之後也索性不養了。

 

  「啊!謝謝,那請問這一盆多少錢?」

  「今天是綠色情人節,還有本店新開幕,特別送給你們吧!」

 

  沒錯,眼前的這個人正是三年不見的「愛人」,今天正好是他們分開的三周年紀念日!說是紀念日其實又很諷刺,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的走向前。他最喜歡他溫暖的微笑了,就跟現在一樣,曾經自己也擁有過,但是失去了他並且進入社會的自己已經沒有了;所以他要毀掉那張笑臉。

 

  「結果你竟然經營花店來了。」他隨手拿起一朵向日葵,正眼也不瞧他一眼。

  拿著澆花器的男孩嚇到了,手上的東西一沒拿穩就掉在地上:「臨—」

  「還記得我嘛,亭。」女性化的名字,但是站在眼前的確確實實是個男生,是他大學時代一起住了兩年的室友,兩人在一起一年多,在三年前的綠色情人節發生了一些事情,所以分開了,「當初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離開?」

  

  說到那件事情也並非絕不能提,不過就是他們要去爬山的那天早上,一群同學跑到他們房間,拿著平常有在攝影的朋友的相機,要他們解釋被拍到牽手這件事情。

 

  「我只是轉學而已,不是離開。」對方的態度十分冷淡,但是那張臉不斷地提醒著他,那時曾經非常黏他的愛人。

  「所以說,為什麼不跟我講?」明明就是來弄哭對方的,為什麼反而他自己心痛得快要哭出來了?

  對方撿起掉落的澆花器,裡頭還剩下一點水,他便澆灌在附近的綠色盆栽裡,過了好一陣子才給了答覆:「因為我們只是普通朋友啊!不是嗎?」最後的語氣幾乎是加重在講的,笑起來十分溫暖的臉龐,此刻卻冷冷地看著他。

 

  沒想到會被照相的朋友恰巧拍到,他們緊緊交扣著的十指,浴衣打扮在朋友的起鬨之下,變得有幾分情色;而面對朋友的質問,慌張的他這麼說了:「我跟亭只是普通朋友而已,牽手什麼的,只是那時候情緒感染而已!」

  他說完,轉頭看著另一位當事人:「當然,我們都是男生,怎麼可能在一起?」他莞爾,氣定神閒到完全看不出破綻。

  其實他一直都不是很了解亭,在一起那麼久,就算真的很開心,亭的嘴角也不過比平常再上揚一點;就算很難過,亭也只會自己一個人悶著不說。

  朋友覺得沒趣地準備離開時,他心虛地邀請朋友一起去附近網咖打LOL,打算晚上回來再補償愛人。

  但是那天晚上,宿舍再也沒有人等著他回去了。

 

  「那明明就只是—」他想要解釋,但是話說到一半卻又說不出口。

  整理著花束的男孩說道:「我知道那只是騙他們的理由,但是更大的問題其實早就產生了。」他從他手上輕輕地拿過向日葵,「吶、其實我一直都很不安呢。別人不接受我們的感情就算了,但你卻也不接受。」

  「我才沒有!」他像那天一樣的失控了,他發現亭再也不會回來的那一天。

 

  「現在講這些好像都來不及了吶!」亭看著終於肯正眼看他的,曾經的愛人,臨。

  同住的那些日子,他總是緊緊地依偎在對方身旁,在對方耳側輕輕地、重複地叫著他深愛的人。越是親暱他就越是知道,對方還很不確定,甚至對於這份感情還沒有太投入,但是他知道對方很喜歡他。

  就說他太不滿足了算了,但是愛上同性,他也十分不安,然而他發現自己投入了百分之百的信任,而對方卻沒有時,他就完全失望了。

 

  「那天的煙火很漂亮,也很幸福。」他笑著,「但是果然煙火是不能永久的呢。」接著他不再看著對方。

  「今天是綠色情人節對吧!」他用著幾乎要哭出來的聲音說道:「可以送我一盆這個嗎?」他指了指那個曾經用心照顧的綠色盆栽。

  「可以喔,」亭迅速地包裝起盆栽,塑膠袋上沾上了幾滴不該出現的液體,戴著園藝手套的亭抬高手臂擦了擦眼睛,接著重新用溫暖的笑臉面向他:「綠色情人節快樂。」

 

可以承認自己被虐到了的作者的後記

是個很容易被虐到的人  (某風:因為是M嗎?)(並不是)

明明好歹也是個綠色情人節,為什麼要虐啊!!!!!

總之因為被虐到有點難過,所以決定一個故事兩種版本,現在正著手寫happy ending的部分XDD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靜韌 的頭像
靜韌

伏筆。靜韌(SiLence)

靜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