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靜韌、關於伏筆
喜歡寫各種故事:)

  「啊!」

  「救命啊!」

  研究塔的走廊上,除了平時護士們交談八卦兼抱怨燭之外,基本上算是滿安靜的,但今天卻十分不寧靜。

  「夠了,外面到底在吵什麼?」燭終於忍不住走出研究室一探究竟,這會兒看見一群人,包含實習生、護士等,拿著掃把、公文夾不等的武器,屏氣凝神地看著某個角落,不敢輕易眨眼。

  「燭、燭醫生,有蟑螂!」

  蟑螂?這麼說來,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個生物了,有時候出去實地查訪的時候不可避免的一定會有,但是最近卻很少看到;加上研究塔定期都打掃得非常乾淨,所以看到的機會是少之又少。

  「無聊。」丟下這句話之後,燭便迅速地將研究室的門關上。留下無法停止恐慌的大家愣在那裏。

 

  ###

 

  夜晚,一陣敲門聲之後緊接著是熟悉的聲音:「燭。」

  他打開門,讓笑得非常欠揍的平門進來,畢竟夜也深了,讓他繼續在外面敲門只會吵到大家。

  就算是讓平門進來了,他也不是打算泡茶讓對方坐下來的,開門見山的就直接問了:「這麼晚了你來做什麼?」

  「你也知道這麼晚了,那你還在工作?」平門知道對方沒有要留自己的意思,卻還是擅自越過對方,走到了辦公桌前。

  

   燭一向有條有理,如果不是還沒結束工作,桌上不可能有這麼多散亂的文件,還有就是從整間辦公室的燈關了,桌上卻還點著小小的檯燈看出來的。

  「這樣看書你的眼睛會壞掉的!」他有點嚴肅地警告著。

  「不用你管,就算壞掉,戴眼鏡就好了。」

 

  就在兩人爭吵的時候,一個黑黑小小的身影快速地在桌上的文件間隙竄爬著。

  那不是—

  燭的理智伴隨著那小小的身影,斷線了。

 

  ###

 

  「嗚—」

  平門知道燭其實很怕蟑螂,在看到那個小小的身影時,他就預料到會有這個結果,所以二話不說就用手快速地將燭的嘴巴遮起來,防止尖叫聲的蔓延。

 

  燭知道自己這麼一叫可能會讓威嚴全部掃地,但小強當前,他什麼也沒想的就屈服於恐懼,舉起雙手要摀住嘴巴;現在貌似是保住了他在研究塔的威嚴,但是平門正以從後方擁抱的方式左手扶著他的腰、右手遮住他的嘴巴,而他的雙手就疊在平門的右手上,現在兩個人的姿勢非常尷尬。

 

  「燭你還是一樣怕蟑螂呢。」平門沒打算放掉燭,只是摀住嘴巴的那隻手現在換成勾住對方的脖子罷了。

  沒錯,以前他還是平門的指導員的時候,在一次的戶外課程中,突然出現的蟑螂也害他差點在學生面前丟臉,幸好那時候大家剛好都沒看到、不,說是大家其實不盡然,因為平門就是那麼剛好看到了。

  看到被蟑螂一步一步逼近的他,是怎樣手足無措甚至全身發抖;然後平門不懷好意地笑了,接著一腳踩死在他面前的蟑螂。

 

  「要、要你管?」燭整個臉紅通通的,雙手試圖推開平門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但是平門反而因此靠得更緊,不給他一點施力的空間。

  「好、好,不管你怕不怕蟑螂,那管你不好好休息總行了吧!」雖然是問句的口吻,但是平門卻沒給對方回答的意思,接著他更直接在對方後頸輕吻起來,從耳後、臉頰下緣到後頸,每一個吻幾乎是輕到僅止碰觸而已。

 

  也正因為這些雨點般輕輕的、卻有存在感的吻,讓他不禁縮起肩,減緩奇異的感覺。同時他也企圖甩開平門,但由於平門擁抱的動作十分大力,所以並甩不開。

 

  至此平門更加大膽,拿掉自己的眼鏡之後,便開始動作半褪去燭身上的白袍,沿著脊椎的骨骼往下親吻,在不怎麼厚的襯衫之下,骨骼的線條清楚可見,平門的吻落在薄薄的襯衫上,一邊輕聲哄著:「該上床睡覺了,親愛的小燭燭。」

 

  平門放開了燭,而燭立刻轉向正面面對平門並伸出手抵著平門像是防禦,但他的頭卻低的不能再低。他能感覺得到自己的臉有多燙,可想而知有多紅;開什麼玩笑,怎麼能讓平門那傢伙看到!

  但是,心動的感覺是有的,自己也說不上來,到最後甚至有點不想抵抗,想什麼也不管的沉溺在那傢伙的無數個親吻中。

 

  平門沒有再多講什麼,順勢牽起燭的手,邀請似的引導著對方走到辦公室一角的沙發坐下,兩人緊緊地從相鄰到互視,沉默不語。

  白袍褪掉半截、臉紅著的燭相當誘人,當視線落在燭微張像是要說些什麼又猶豫不決的嘴時,平門便忍不住將感覺到些許燥熱的唇覆上他的唇。

  小心翼翼地用了點時間讓對方緊抿的唇瓣微啟之後,平門急躁了起來,像是要攫取對方口中水分那樣,強烈的允吻著上下唇瓣、接著是舌尖;同時也雙手並用,將卡在燭腰間的白袍迅速褪去。

 

  很好,礙事的白袍終於解決了。他心想。

  接著他將目標轉移到那件薄襯衫,卻摸到了燭的手重重地按在在領口處,像是阻止他繼續下去的暗示:「不—」

  強迫燭並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,但是自己想抱燭的慾望卻也無可忽視,所以他停止了深入的熱吻,開口試圖安撫著燭:「燭……你不想繼續嗎?」

  沙啞的嗓音在耳邊詢問令人害羞的問題,說話時溫熱的令人無法忽視的氣息,燭終於再也忍不住的低嗚一聲,壓在胸口的手也慢慢鬆開,整個人失去抵抗地隨著平門扶在他背後的那隻手躺下。

  接著平門趁勢將雙手撐在燭的兩側,由上俯瞰著燭,俯身又是一個個吻落在發燙的額上、鼻樑上,接著是已經有點發紅的嘴唇。

  正當他要繼續動作時,卻發現燭的眼角泛著淚,這下他的動作便開始緩了下來,「燭……」並且騰出一隻手整理燭有些凌亂的頭髮。

  「為什麼?」

  「要吻你嗎?」平門接下燭未問完的問句,並且回答:「因為你太可愛了。」

 

  簡單的一句話伴隨著溫柔地整理著頭髮的手,燭突然感覺到心強烈的縮了一下,明明聽到了這樣的答案很開心,卻止不住眼淚。

  可愛?所以你愛我嗎?他心想。

 

  「我啊,想要把你笨拙和生氣時的一舉一動刻在眼睛上、想要吞下你的每一句話、想要吻遍你,因為呢我—」

  「啊!」平門話未說完,卻被燭一聲驚呼給打斷。

 

  不用想就知道是怎麼了,平門轉過頭,看著天花板的蟑螂,離開沙發拿起放在桌子旁的武器往上一丟再收回,蟑螂毋庸置疑死得很慘,但天花板也因此產生了裂痕。

  

  「沒事了,燭。」平門輕輕擁著燭,能感受到對方因為害怕而還在發抖。

  為了緩和氣氛,於是他故意這麼對燭說:「啊,一定是因為剛剛做的事情還沒完成,真是急躁呢,小燭燭。」  

 

  燭這才像平常一樣的對著他吼:「誰比較急啊!」講完才發現剛剛自己好像又講了什麼不經大腦思考的話。

  可惡,這一定又是平門那傢伙的圈套。但是,並不討厭。

 

  平門輕輕撥著燭襯衫的領口,同時也撥弄著他的心:「那麼、可以—」

  看出平門想做什麼的燭立刻回答:「不可以。」

 

  雖然非常可惜,不過操之過急反而會讓燭反感,平門用力抱緊了懷中可愛到不行的、他所愛的人,今天晚上就這樣吧!

  「我愛你。」

 

  剛剛那句話是真的從平門口中傳出的嗎?還是自己心裡產生的幻想呢?燭一邊想著、一邊轉向,讓自己面對著平門,將頭埋在對方的臂彎中。

  溫暖的、讓他十分安心。明明剛剛就被吻了無數次,他卻開始想念起來了。

  平門像是感覺到他的想法,或者不是,低頭深深地吻了吻燭的額頭。

 

  這個吻深深地、濃烈地為有些騷動的夜晚畫下一個安靜的刪節號,而接在之後的是整晚擁抱中的幸福。

 
 
--也想要被平門溫柔親吻和擁抱的作者的小後記--
 
打這篇文的時候深深的覺得很幸福很幸福很幸福很幸福,
雖然剛剛跟朋友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根本哭著發文。
 
一直想寫到r18的情節但是無奈寫作功力還不到所以只好委屈平門了(啥)
 
望自己能快點寫出來
 
最後還是一樣希望看完的大家能給個回覆或建議喔❤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靜韌 的頭像
靜韌

伏筆。靜韌(SiLence)

靜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乙木
  • 抱一下ˊWˋ沒事吧!?
    r18加油~~~((坐等後續XDD
  • 恩 是說~哭一哭也讓悶很久的心情有獲得紓解了^^

    我想把第一次的R18文獻給平門和燭♥♥♥♥♥♥
    但是果然寫作功力不足,決定多閱讀多學習XDDDDD
    希望有一天平門能順利的把燭給、呃不是,是希望有一天平門能美味的享用燭
    ↑是真的想寫得很美味(之類的形容詞)(仍須努力XDDDD

    PO出來之前傳給友人看,結果被說連r18的邊都碰不著
    哈哈哈哈哈 總之 我會努力的>/////<

    靜韌 於 2013/08/07 02:10 回覆

  • 橙宇葳
  • 回訪表示抱一下給安慰
    感覺是很有趣的文章
    後續加油喔~
  • 感謝回訪,現在心情好了很多~

    剛剛看了你寫的捉刀少女,小說的設定一開始就非常吸引人:D
    看到第八章覺得感覺是充滿哲學性的小說呢!

    靜韌 於 2013/08/07 23:16 回覆

  • 橙宇葳
  • 謝謝觀賞 還怕大家會覺得無聊哩
    能得到這樣的評語真的很高興> 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