撲通地一聲,那是在老家的回憶,小學五年級的他,從一塊巨石跳進清澈的溪流裡,山區的溪流十分湍急,他一個嗆到,加上撞到水裡的石頭,就整個人失去游泳的能力。

 

  「那真是一個可怕的回憶啊!」坐在游泳池邊,他向隊上的朋友們說起這段過去,每個人的反應都如出一轍。

  「不會啊,」他把頭髮上的水擰乾,重新戴上泳帽和蛙鏡,「那時候我覺得自己跟水結合在一起,享受那個速度,很舒服。而且……」

  「而且什麼?」隊友正想繼續問下去時,簡短有力的哨音響起,接著是教練嚴肅的口號,聲音迴盪在整個游泳池,讓還沉浸在休息時間的隊員們一個個精神抖擻了起來,這裡是台北某市立高中游泳隊的暑期訓練。

 

  「啊!」在他不知道漂浮了多久,水面上突然有個很大的叫喊聲傳了過來。

  那是個很有活力的聲音,聽起來不會是被他在水中浮沉的畫面嚇到的那種,他睜開雙眼想學魚兒從水底一探究竟,卻因為沒有戴蛙鏡,水流進眼睛刺得他雙眼無法看得非常清楚。

  於是他躍出水面,靈敏地攀上溪流中央一棵巨大的石頭。他還記得,那天陽光非常地溫暖,他看見對面有個女孩子,看起來比他小一些,正目不轉睛地追著某個在空中低飛的東西。

  他就這樣看傻了,過了好一陣子,才被肌膚上冰涼的感覺給喚回意識,太陽依舊高掛在天空,但卻下起了太陽雨,然後他看到了彩虹。

  對面的女孩似乎放棄追那個東西了,拿起粉紅色的小書包遮雨,回頭就往森林裡走去了。

 

  「追蝴蝶的小女孩?」隊友一邊舔著剛買的冰棒一邊含糊不清地問著。

  「沒錯,就是在那次的探險中遇到的女孩。」他顧著描述自己所見到的女孩子,手中的冰棒便被另一位貪吃的隊友給偷偷吃掉。

  「之後我到那個地方去了好幾次,都沒有再遇到她了……」他有些惋惜地說,如果、如果能再見到那女孩一面就好了呢。

 

  「喔!初戀情人啊!好好吶,夏的純愛詩篇,好浪漫啊!」隊友紛紛用手肘推他,在游泳隊中帶人隨和又總是帶著微笑的他非常受到歡迎,不過也因為這種質樸的個性,大家也特別愛開他玩笑。

  「我看是遇到水精靈喔!不,搞不好是水鬼也不一定喔!」

  眾人打鬧了好一陣子之後,來到了一間速食店,游了一整天的泳,如果被教練知道他們偷偷跑來吃炸雞一定會被懲罰的,但是他們就是嘴饞想吃嘛!

  「所以呢、所以呢?如果能再見到她,你要跟她交往嗎?」

  ❤❤❤❤❤

  「如果再看到牠一次,我一定會毫不猶豫手刃牠!」一整間速食店的嘈雜突然被一個女孩的怒吼給蓋了過去。怒吼的是一個長髮及間的女孩子、一身褲裝襯托出她爽朗率性的氣質。

  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女孩,手上還有剛剛包紮過的痕跡,「好啦好啦,事情已經過去了,那麼可怕的事情就別提了吧……」

  長髮女孩拿起飲料猛灌了一口之後說道:「老娘在老家可是負責處理比那種小傢伙更危險的東西啊,那些男生憑什麼阻止老娘!」

 

  事情是這樣的,今天是他們全校國三畢業生的返校日,大家回去整理私人物品順便打掃教室,也不知道為什麼,明明就不靠山的學校溜進了一條小蛇,好巧不巧還爬進他們班。

  女孩子和男孩子的尖叫聲四起,大多數人從小就住在都市裡,蛇這種生物只有在課本、動物園和教育園區看過而已,有多少人看過活生生、不是裝在籠子裡的蛇啊!大家本能地往後退,只有一個女生毫不畏懼地朝著那隻蛇前進,弄得班上同學更驚嚇,幾個男同學趕緊將她拉住。

  女孩一直堅持自己沒問題可以赤手幹掉那條小蛇的,但大家只是一直勸阻她,雙方僵持不下,結果蛇不但跑了,還咬了她好朋友一口!

 

  「好啦,沒關係啦!蛇沒有毒就好了,我也已經看過醫生了嘛!」眼鏡女孩連忙安撫對面情緒快爆炸的朋友,她擔心再讓對面這隻發飆下去,她們肯定成為全速食店最顯眼的客人的!

 

  她的故鄉沒有像都市這樣四處都有速食店,取而代之的是寬廣無邊的森林。她最喜歡在森林裡玩了。

  看著青色的小蛇攀爬在長了青苔的樹幹上,乍看之下牠跟樹幹幾乎要融為一體,但是卻沒有那麼容易逃過她的眼睛。

  她拿了一根樹枝戳了戳牠,青蛇一下就溜得不見蹤影,但這個時候她注意到了一旁的癩蛤蟆,森林的樂趣真是數也數不完。

 

  來到台北之後,每天就以公寓裡的那「格」家為起點,學校為中繼站,然後再以家為終點在過生活。就連抓條蛇也不讓她抓。

 

  啊,好想念故鄉的自由啊!她心想。好不容易國中畢業了,回去走走吧!

  ❤❤❤❤❤

  「我沒想過耶……就打個招呼、認識一下吧!」他偏頭,自己還真的沒想過再次遇見那女孩之後要做什麼。

 

  記得升小六那年寒假,因為爸媽工作的關係所以要舉家搬到台北。離開家鄉的前一天傍晚,他又再去了初見那女孩的地方。

  因為是冬季,溪中央的巨石露出約莫一半多一點的空間,他在上頭用麥克筆寫下一直想對女孩說的話,又等了好久;但最終還是沒有等到她,最後只好回家,跟著爸媽搭上往台北的火車,就這樣過了五年。

 

  「如果再看到牠一次,我一定會毫不猶豫手刃牠!」突然,隔壁桌的女孩發狂似地大喊著像是要去砍了劈腿男友的宣言,巨響著實嚇到了他們。

 

  「喂喂、不是吧!好兇的女生啊!」

  「看那個樣子應該才國中吧!」

  「欸搞不好你的小女孩已經長大變成這種恰北北了耶!」

  「糟糕了如果變成恐龍的話怎麼辦啊?」

  他的隊友們已經以他喜歡小女孩為前提開啟了幼稚的話題,他無奈地邊吃著薯條邊說道:「都說了不是那樣,我只是想跟她說說話而已啦……」人家說高中的男生討厭就是這麼一回事,大部分的人就跟他隊友一樣,整天想著要跟漂亮女孩子交往。

 

  而他不過就真的只是想認識一下那個女孩,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地在意她,畢竟不會有女孩子平白無故出現在那種深山裡吧!

 

  「好了我跟該走了啦。」他主動地整理起被大家搞得杯盤狼藉的桌面,將回收和一般垃圾仔細地分類丟掉。

  跟那群隊友分別之後,他獨自一人走回在回家的路上。

 

  離開故鄉也五年了,雖然讀了有游泳隊的學校,也順利參加了游泳隊,無論在速度或是技巧的部分都進步了不少,跟隊友們一起努力也非常開心,但是感覺就還是少了點什麼……

 

  充滿氯的游泳池終究還是不能取代山中溪谷清澈的水,而再多的獎盃,也取代不了山中愜意自在的氣氛吧!

 

  「趁暑假回去游個泳吧!」順便去看看石頭上的字還在不在。

  ❤❤❤❤❤

  推開了速食店的門,外頭悶熱的空氣隨即襲來,跟剛才的環境截然不同。

 

  「霓霓,妳有想過高中的生活會怎麼樣嗎?」說話的是戴眼鏡的女孩,而她口中的霓霓就是那個長髮女孩。

  「恩……就好好讀書吧?」好好讀書,然後念自己喜歡的科系,也許就能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了吧。

  「才不是呢!是問妳想不想談戀愛啦!」戴眼鏡的女孩看著自己的朋友,明明就很漂亮也很多人喜歡,但大家往往會被她粗魯的行徑給打退堂鼓。「美好的高中生活就應該從戀愛開始啊,在昏黃的操場上、給打完籃球的學長遞上毛巾和礦泉水,接受眾人的起鬨然後幸福地在一起,這樣的戀愛!」

 

  「戀愛啊……」雖然深深地覺得朋友完全中了少女漫畫的戀愛毒,但她沒有道破,只是講起了一段過去。

 

  升小五的那個暑假,她在台北工作的父母突然說要接她過去照顧,在這之前她都是住在山上的親戚家,親戚對她並沒有特別疼愛或照料,甚至會讓她有一種隔閡感,所以她喜歡自己跑到山上去玩比較自在。

  那天她追著一隻罕見的藍紫色獨角仙跑了好久,不知何時穿越了森林來到一塊不大的草地,草地緊鄰著清澈的溪流,她從來就沒有到過那裡,那裡簡直是個美麗的秘密基地。

  突然溪中竄出一個人,正確來說是一名男孩,不,說不準是水妖。

  但她沒有多想,反正她玩她的,水妖玩他自己的,誰也不干涉誰

 

  北上台北的那天早上,她看著手中的粉紅色小書包,要離開這座從小玩到大的山林還是會有點不捨。她準備了一個鐵盒,將小書包和一些重要的東西放進去,埋進草地的某處。離開之前,她試圖靠近水妖常常待著的石頭一點,只看見石頭上用麥克筆留了一行字,於是她把它抄了下來也放進了鐵盒。

 

  「水妖?」

  「對阿,所以我說,與其談戀愛,我還比較想要再見到水妖看看呢!」

  「『那年夏天我與水妖的故事』啊!好浪漫喔!」

  「妳別亂想,不過就是想一探究竟而已啊!」她有一種突然中箭的感覺,甩了甩頭便開始解釋著。

  「好啦好啦,不亂想不亂想。」戴眼鏡的女孩這麼安撫著霓霓,真是的,她的朋友根本就是少女漫裡還沒對愛情開竅的小女孩啊!非常好的題材!她偷偷在心裡下了這麼個註解。

  ❤❤❤❤❤

  「撲通!」

  他擲了一顆小石頭進到水中,這裡的溪流因為幾天前的暴雨所以有點混濁;而其中又夾雜了許多樹枝和大小石頭,危險度十分地高。已經長大的他知道不能再像以前一樣貿然跳入水中,所以他是走人工步道來的,來到他初見女孩的地方。

  在短短的五年哩,原本沒什麼被開發的深山竟也有了人工步道和樹木介紹的塑膠立牌,溪邊的草地不見了,只有一片黃土,一看就知道是因為遊客太多造成的:這片草地是附近唯一比較平坦的路段,又在溪邊,雖然一邊張貼著禁止烤肉的警告標語,但還是很多人這麼做,滿地細碎的木炭屑和鋁箔紙說明了這一切。

 

  「撲通!」

  他又丟了顆小石子,小石子先擊中溪中的巨石後落入水中,現在溪水相當充足,幾乎要蓋過整顆巨石,怎麼可能看見什麼當年寫下的麥克筆字呢?

  「唉,果然再回到這裡還是遇不到她啊……」他用樹枝在黃土上寫下當年寫在石頭上的句子。

  「咦?有人欸?」突然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從他後方傳來,他回頭,從森林那頭走來的,是前幾天速食店突然暴怒的那個女孩子。

 

  「我叫何迅渝,妳呢?」看著走到他面前的女孩,他伸出手自我介紹著。

  而女孩只是露出疑惑的表情說道:「原來水妖也會長大啊!」

  「什麼水妖啊?」

  接著女孩的臉紅得跟蘋果一樣,都活到國中要升高中了,她的認知不再如以前那樣異想天開,眼前的男生怎麼可能是水妖,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啊。

  對她還講很重要的人,所以才會把那塊石頭上的句子給抄下來,而那句子就跟眼前男孩寫的一樣。

  「我叫林彩霓。幾年前有在這邊見過你一次。」

  

  她沒有忘記這次回來的目的,所以開始動手開挖鐵盒。 

  他們一起打開鐵盒,滿滿的回憶湧出。水妖和女孩雖然到現在才認識,不過以後還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相處呢!

 

❤小後記❤

這是跟風翎一起玩的活動XDD

抽出兩種顏色,分別是男孩和女孩的顏色,接著寫出青春的戀愛物語這樣,

這次是她抽的題目,不知道為什麼,看到藍色的男孩就忍不住寫了游泳的故事XDD

藍色是喜歡游泳、單純隨和的男孩;紅色則是個性衝動火爆,但其實很可愛的女孩

總之這個系列應該是會繼續下去,這次是我抽的題目,就請大家繼續看下去吧!

也希望大家能留點想法或建議~

啊,這是風翎藍色男孩與紅色女孩,也請大家去看看吧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靜韌 的頭像
靜韌

伏筆。靜韌(SiLence)

靜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